專業準則與實務指引
2021.05.24

以工作場所為基點的評估方法介紹

臨床技能評量架構-以米勒金字塔來看

依據Miller提出的專業能力評估金字塔,專業能力評估大致可分成四層。
底下兩層屬於認知層面,最下面一層為知其然(Knows)即個人具備的「知識」,包括對於理論、定義的理解;其次是知其所以然(Knows How),指的是「應用能力」,了解如何應用理論與知識。
上面兩層屬於行為層面,由下而上依序為展現(Shows How)的「核心技能」,即個人是否能確實展現出所學的知識和技巧;最上層為實踐(Does),也就是「臨床表現」,個人能否將在實務工作中落實專業知識與訓練。



▎以工作場所為基點的評估方法

世界衛生組織於2010年提到:醫療服務需經由教育訓練及跨團隊合作才能強化照護能力、提供最佳的醫療服務並改善健康照護成果,而教育訓練則須重視在地之情境化。
因此醫療人員訓練需運用臨床情境之重要性更顯得日趨重要,為實際評估醫護人員的實際職業能力,近幾年以工作場所為基點的評估( Workplace-based Assessment,WPBA)逐漸受到臨床醫學教育訓練及評估的重視。

WPBA(workplace-based assessment)是一種以工作場所為基礎,評價實際執業能力的評估模式;是一個由多種測評工具組成的評估架構,強調對醫事人員在實務工作中的表現進行整體的評斷,除臨床評估外,還有同行評估、個案報告及醫療技巧評估等等,評估將成為醫療專業人員訓練成果的依據,其主要的特徵有:



臨床評估工具簡介
以下介紹三種與醫務社工較為貼近的臨床評估工具:

❘ OSCE ❘
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中文直譯【客觀結構式臨床技能測驗/評量】 
顧名思義,OSCE須符合以下原則:
• 客觀的:事先擬好評分表,逐步評估考生達成率,且考官不會介入會談的過程。
• 結構式:經過仔細的規劃,每一位受試者將遭遇相同的問題,且被要求執行相同的任務 臨床的:是趨近於真實的臨床情境。
• 是以模擬臨床情境的方式,讓考生與「模擬」的病人/家屬進行互動,從過程中評量考生的臨床知識、態度及技能。

OSCE的目標即為減少對病人的傷害與提高服務品質,與醫務社工的價值核心及社工倫理「以案主為中心」與「以最小傷害為原則」不謀而合。

➲ 點我看醫協辦理經驗(建置中)

❘ mini-cex ❘
Clinical Evaluation Exercise 中文直譯【迷你臨床演練評量】
是由傳統的臨床演練評量(Clinical Evaluation Exercise)演變而來,早期用於美國內科專科考試用來評估住院醫師的測試,過程從病史詢問、身體檢查、疾病診斷到治療計畫費時約 2 小時。1995 年美國內科醫學會(American Board of Internal Medicine, ABIM)Norcini 等人將其修訂後所發展出新的評量方法稱之。

Mini-CEX 強調的是重點式的評量,可由一位臨床指導老師、一位學員及一位共同照顧的病人,選擇其適當的時間、地點,在 15-20 分鐘內進行重點式的診療行為,而臨床老師於直接觀察學員的與病人的互動後,給予5-10分鐘的回饋。

是更貼近現行的臨床教學模式,且藉由平常案例的累積,學員能獲得更好的臨床技能,在搭配及時回饋下,其教學價值更高於評量價值。



❘ CPD ❘
英國National Healthcare System (NHS)屬下之Healthcare Assessment and Training (HCAT)單位所設計,用來評量Foundation Program (類似我國的PGY Program)之學員之能力。

將學員曾參與照護的真實病例作結構式的討論,其實施方式如下,與現行醫務社工在臨床中常使用的個案討論模式相近:
(1)由考生準備自己記錄的病歷或病歷摘要
(2)由接受過訓練及有經驗的臨床教師負責教學
(3)評估15-20分鐘,回饋5-10分鐘


為什麼醫務社工要用使用臨床評估工具

臨床技能的評核方式強調實踐性,注重客觀性,臨床教師能夠根據自己的教學大綱和學習目標,對考生制定合宜的對臨床技能考核內容與評價指標。

  • 能盡量控制可變因素,降低主觀因素對評估結果的影響。
  • ▾ 
    避免了傳統考試的變異性,改善學生在養成教育中偏好「勤背誦」而「輕操作」的傾向。

在同樣為實務工作導向的其他醫療照護領域中(如:醫學、護理等) 早已展開一連串醫學教育、訓練與能力評量的改革,而醫務社工如何達成核心能力的建構與評估,是管理與教育的重要課題。

 
▏目前醫務社工在使用評量工具時,教學意義大於考試結果






➲ 點我看更多文獻分享